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(wǎng)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3年連虧9億,大客戶(hù)疑云重重,“天價(jià)”聽(tīng)花酒的經(jīng)銷(xiāo)商真賺到錢(qián)了?

  來(lái)源:國際金融報

  若要票選白酒行業(yè)的“炒作大王”,不少人的腦海中恐怕都會(huì )浮現聽(tīng)花的名字:太上老君托夢(mèng)、5.8萬(wàn)一瓶、“壯陽(yáng)”功效,“碰瓷”貴州茅臺……靠著(zhù)這些劍走偏鋒的標簽,上市僅3年的聽(tīng)花沒(méi)少在酒業(yè)攪弄風(fēng)云。只是,賺足眼球的它收獲的更多是質(zhì)疑聲。

  或許是為了挽回口碑,近期,聽(tīng)花酒在網(wǎng)上瘋狂發(fā)布廣告,聲稱(chēng)品牌破圈,經(jīng)銷(xiāo)商實(shí)現逆周期盈利。

  然而,在廠(chǎng)家大幅虧損的情況下,經(jīng)銷(xiāo)商卻逆勢盈利,這樣的宣傳內容顯然有悖常識,再度引發(fā)外界質(zhì)疑。

  與此同時(shí),聽(tīng)花酒母公司青海春天披露的三季報仿佛“卸妝水”,將聽(tīng)花酒真實(shí)而不堪的業(yè)績(jì)暴露在大眾眼前。

  持續虧損

  10月26日晚間,青海春天發(fā)布三季報,公司實(shí)現營(yíng)業(yè)收入1.61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24.93%,歸母凈利潤為-7033.12萬(wàn)元。

  外界對其虧損并不意外,畢竟青海春天已經(jīng)連虧三年,合計虧損近9億元。2020年至2022年,青海春天的營(yíng)收分別為1.24億、1.28億和1.6億元;歸母凈利潤分別為-3.2億、-2.49億和-2.88億元。

  這樣的業(yè)績(jì)也折射出聽(tīng)花酒當前的困局。

  上半年,青海春天酒水業(yè)務(wù)實(shí)現了3425.86萬(wàn)元的營(yíng)收,同比下降52.88%,而整個(gè)青海春天上半年則虧損了5059.07萬(wàn)元。

  對于虧損原因,青海春天給出的解釋是,公司酒水快消品業(yè)務(wù)的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具有較高創(chuàng )新屬性,需要持續培育市場(chǎng)及消費者,鞏固品牌形象,同時(shí)在報告期內也開(kāi)展了產(chǎn)品升級工作,暫時(shí)未能取得相匹配的利潤,導致公司仍然處于虧損狀態(tài)。

  實(shí)際上,公司自2020年便開(kāi)始布局的以聽(tīng)花酒為主的酒水業(yè)務(wù),三年布局并未給公司業(yè)績(jì)帶來(lái)大的增長(cháng),青海春天一直稱(chēng)稱(chēng)酒水業(yè)務(wù)仍在培育市場(chǎng)中。

  具體來(lái)看,青海春天從2020年-2022年的酒水業(yè)務(wù)營(yíng)收分別為0.17億、0.25億、0.94億元,合計約1.36億元;而同期銷(xiāo)售費用分別為0.48億、0.56億、1.23億元,合計為2.27億元。

  可見(jiàn),在公司的大力營(yíng)銷(xiāo)下,這幾年酒水業(yè)務(wù)的營(yíng)收遠不如公司銷(xiāo)售費用花錢(qián)多,盡管這部分銷(xiāo)售費用并不是全用在聽(tīng)花酒在營(yíng)銷(xiāo)上。

  為“保殼”換賽道

  為何自家業(yè)績(jì)不佳還要大力宣傳聽(tīng)花酒呢?不少業(yè)內人士對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直言青海春天此舉是為了“保殼”。

  從借殼上市到打響保殼戰,青海春天只用了5年時(shí)間。

  2009年,青海春天推出主營(yíng)產(chǎn)品冬蟲(chóng)夏草純粉含片“極草5X”,靠著(zhù)營(yíng)銷(xiāo),公司歸母凈利潤從2011年的1159.61萬(wàn)元增長(cháng)至2015年的3.58億元,并于2015年借殼ST賢成上市,成為“冬蟲(chóng)夏草第一股”。

  很快,青海春天的極草之路就被叫停。2015年,在國家食藥監總局檢驗下,青海春天的冬蟲(chóng)夏草等產(chǎn)品中,被檢出砷含量達4.4-9.9mg/kg,遠超保健食品1.0mg/kg的安全標準砷限量值,而后公司業(yè)績(jì)逐年下滑。

  2018年,青海春天開(kāi)始涉足白酒領(lǐng)域。其首先推出的是“吃辣喝的酒”涼露,不過(guò)該概念并未在市場(chǎng)上激起太大水花,后又在2020年推出新概念“天價(jià)白酒”聽(tīng)花酒產(chǎn)品。

  也是這一年,滬深交易所推出了“退市新規”,其中一條財務(wù)類(lèi)退市內容為:取消單一凈利潤和營(yíng)收指標,新增組合指標扣非前/后凈利潤孰低者為負且營(yíng)業(yè)收入低于1億元,將被實(shí)施退市風(fēng)險警示(*ST),連續兩年則將會(huì )被終止上市。

  以扣非凈利潤來(lái)看,青海春天自2019年就已開(kāi)始虧損,“退市新規”的出爐無(wú)疑當頭一棒。此后數年公司一直未能扭虧,在退市邊緣徘徊,凈利潤難以回正的情況下,營(yíng)收高于一億也成了青海春天“保殼戰”中最后的希望。

  為此,在蟲(chóng)草業(yè)務(wù)低迷、兼營(yíng)的廣告業(yè)務(wù)和對外投資業(yè)務(wù)亦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的情況下,青海春天不得不調整戰略,將重心放到酒水上,這才有了后續的諸多營(yíng)銷(xiāo)。

  2020年、2021年,酒水業(yè)務(wù)為青海春天分別貢獻了1687.26萬(wàn)元和2539.48萬(wàn)元的收入,2022年上半年突然上漲至7269.82萬(wàn)元,全年銷(xiāo)售額為9364.32萬(wàn)元,公司總營(yíng)收也達到1億元。

  想要靠著(zhù)酒水業(yè)務(wù)起死回生并不容易。

 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告訴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,聽(tīng)花酒用玄虛的故事?tīng)I銷(xiāo)并沒(méi)有形成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真正的市場(chǎng)價(jià)值,“雖然大股東想以此維持上市地位,但除非采取一些非常手段,否則難度依然非常大”。

  “倒掛”亂象

  撐了一年又一年后,被視作“救命稻草”的酒水業(yè)務(wù)始終無(wú)法幫助青海春天扭虧。

  不過(guò),按聽(tīng)花銷(xiāo)售總監張捷的說(shuō)法,聽(tīng)花酒的銷(xiāo)售欣欣向榮,目前所有正常經(jīng)營(yíng)的經(jīng)銷(xiāo)商均已盈利,每月幾萬(wàn)到上百萬(wàn)不等;同時(shí)經(jīng)銷(xiāo)商鄧先生也站了出來(lái),他說(shuō)自己今年上半年的銷(xiāo)售同比增長(cháng)了約60%。

  那么一個(gè)問(wèn)題是,他們口中銷(xiāo)售大幅增長(cháng)的聽(tīng)花酒都賣(mài)到了哪里?

  按青海春天2022年年報數據,公司當年合共實(shí)現酒水收入約9364萬(wàn)元,其中線(xiàn)上渠道貢獻收入約496.5萬(wàn)元,占酒水總收入的5%。這也就是說(shuō),聽(tīng)花酒的絕大部分收入都來(lái)自線(xiàn)下。

2頁(yè) [1] [2] 下一頁(yè) 

       紅商網(wǎng)優(yōu)質(zhì)內容還將同步分發(fā)到公眾號、視頻號、頭條號、西瓜抖音、網(wǎng)易號、搜狐號、企鵝號、百家號、好看視頻、新浪微博等國內主力流量平臺。

      東治書(shū)院2024級易學(xué)文士班(第二屆)報名者必讀
      『獨賈參考』:獨特視角,洞悉商業(yè)世相。
      【耕菑草堂】巴山雜花土蜂蜜,愛(ài)家人,送親友,助養生
      解惑 | “格物致知”的“格”到底是什么意思?
      ❤❤❤【拙話(huà)】儒學(xué)之流變❤❤❤
      易經(jīng) | 艮卦究竟在講什么?兼斥《翦商》之荒謬
      大風(fēng)水,小風(fēng)水,風(fēng)水人
      ❤❤❤人的一生拜一位好老師太重要了❤❤❤
      如何成為一個(gè)受人尊敬的易學(xué)家?
      成功一定有道,跟著(zhù)成功的人,學(xué)習成功之道。
      關(guān)注『書(shū)仙笙』:結茅深山讀仙經(jīng),擅闖人間迷煙火。
      研究報告、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品牌收錄、企業(yè)通稿、行業(yè)會(huì )務(wù)
      ★★★你有買(mǎi)點(diǎn),我有流量,勢必點(diǎn)石成金!★★★